我所概况 学科建设 机构设置
关于我们
本科生教育 研究生教育 世界史精品课程
科研项目 科研成果 获奖情况
国际交流 学者来访
典籍导读 新书引介 推荐文章 学生习作
学术资源
下载专区
学术交流
国际交流
学者来访
国际交流
【学术报道】英国剑桥大学亚历山德拉•沃尔沙姆教授来我所讲学(一)
浏览次数:717    发布时间:2015-4-28 06:53

2015年4月11日至18日,剑桥大学近代史教授、英国皇家历史学会副主席亚历山德拉·沃尔沙姆教授(Professor Alexandra Walsham)应邀为武汉大学历史学院世界史专业的师生作了题为“英国宗教改革及其不满者”的系列讲座。此次讲座共分为五讲,主要就英国宗教改革的概况、宗教与政治、宗教与民族认同、宗教改革中的偶像崇拜、宗教改革与历史记忆等问题进行了讨论,为广大师生提供了英国宗教改革史研究的新视角。

在第一讲“英国宗教改革(1500-1700年)”中,沃尔沙姆教授从宏观上解读了1500-1700年这一时段内,发生在英伦三岛的宗教改革,着重展示了宗教和政治交织后产生的多元主义、威权主义等因素如何加剧了教会与国家的矛盾。

教授首先解释了英国宗教改革的含义,强调了近代早期不列颠和爱尔兰所经历的剧变并非是单个的和短期的,而是一个复杂的、多维度的和长期的过程。这一过程与政治上的国家制度、教会制度有关,也与社会中的群众有关。改革总体推进的同时也有反复。而后,作为讲座背景,教授带我们回顾了中世纪晚期、近代早期,英国乃至整个欧洲的思想信仰,即宗教统治下的人们的精神世界。

接下来,教授按时间线索展开讲座内容。首先讲解了“不列颠和爱尔兰的早期新教革命”。16世纪英国国王亨利八世宣布脱离罗马天主教,并进行了教义、宗教仪式等方面的改革,发行民族语言版的《圣经》。为了彻底改造人们的精神信仰,改革者将自己视为“新教徒”。宗教文化领域内的一系列改革措施深入民众思想,最终成功地将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变成了新教国家,但天主教在爱尔兰仍占优势。罗拉德派、基督教人文主义、正统天主教内部的异端思想和来自欧洲大陆的路德教、加尔文教等都对英国宗教改革起了催化作用。对于这一重大事件背后的推动者是谁这一问题,学术界已有讨论。不过,教授指出不能忽视关键人物在政坛、教会,乃至整个社会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同时也应重视下层人物。关于这场改革是否成功,学术界各有说辞。教授指出这其中的问题在于如何定义“成功”。此外,教授认为不可低估新教主义的作用。它致力于宗教统一化,但却在实际上造成了宗教多样化,从而进一步导致了长达一个半世纪的紧张情绪、分裂倾向和矛盾冲突。

教授接下来讲解了“晚期宗教改革和反宗教改革”,即16世纪后半期和17世纪对这场宗教改革的反响,如伊丽莎白时代的长老会运动和1640年代的清教改革都致力于更彻底地扫清天主教残余。玛丽女王则更加残酷,“血腥玛丽时代”也以颠覆宗教改革、残杀清教徒而著名。更有史学家认为英国内战源于宗教改革的影响。

由此可见,1500-1700年的英国宗教改革是一次漫长的过程,与教会-国家关系、新教主义-爱国主义关系都密切相关。它致力于宗教统一化,却造成了宗教多样化。这场改革留下了丰富的宗教、政治遗产。

在第二讲“宗教异端和政治(1500-1700年)”中,教授从天主教在英国的垄断局面开始讲起,共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详细分析了英国近代早期的宗教异端派别及其影响,强调了它们对内战和革命的催化作用。第二部分讲解天主教和国家对异端的应对措施和态度。教授从宏观角度剖析了他们从镇压、迫害异端,到吸纳、宽容异端的原因。

首先,教授指出在宗教改革前,天主教在英伦三岛占绝对优势。它对民众的精神世界进行了垄断性的控制,认为自己是基督教精神的唯一代表,所有人都应成为天主教徒,天主教会有使人信仰基督教和迫害不信仰者的使命。

接着,教授介绍了近代早期英国和爱尔兰的几大宗教派别,它们的思想可被分为两支:支持改革的罗拉德派、基督教福音派、纯洁教派、爱之家派、分裂主义者、宗教狂热分子、国教派;以及反对改革的天主教派。值得一提的是在拥护者中也分为了主张在天主教内部改革和脱离天主教而进行彻底改革的两个派别。

关于当权者的应对,教授提到由于天主教认为自己肩负惩罚异端的责任,在宗教改革时期出现了许多残忍的迫害事件。但英国政府,尤其是伊丽莎白一世时代,对国民信仰国教的要求逐渐流于形式,而非注重改变人们内心的真正信仰。因为当权者渐渐意识到消灭宗教多样性是不可能的,于是转而通过“宣誓效忠”这种形式化的方法营造宗教统一的表象。虽然仍有1641年爱尔兰叛乱等不拥护宗教宽容政策的事件发生,但总体而言异端之间是和平相处的。
    在16、17世纪漫长的宗教改革中,无论天主教还是新教,都追求实现单一信仰,认为对宗教异端的宽容是与魔鬼勾结、背叛上帝的行为。但这显然与近代的自由观念相违背。在一次次斗争中,人们最终才意识到宗教宽容的必要性。

第三讲题为“宗教与国家认同:新教主义与爱国主义”。在本讲中,沃尔沙姆教授首先梳理了中世纪至斯图亚特王朝时期宗教与君主制之间的关系。从这种君主神圣化和宗教政治化的过程中可以看出,在英国,宗教和政治关系密切。接下来教授讲述了反罗马天主教派与爱国主义之间的关系。结束了玛丽女王残杀新教徒的时代后,1558年信仰新教的伊丽莎白一世成为女王,恢复了英国国教,也正是从此开始,天主教与“不忠”的概念联系在了一起,换言之,新教信徒成为了忠于国王的民众的集合体。然而,信仰新教并不意味着完全摒弃旧的宗教传统。关于《旧约》中的“预言”与“天意”,沃尔沙姆教授承认英国人是相信的。他们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同时是有罪的、有被抛弃的危险。比如英国的一系列节日就表明了新教徒依旧渴望被救赎的追求,一年中的这些日子使英国人相信仁慈的上帝与他们同在,神将他们从天主教的暴虐与阴谋中解救了出来。而统治者则顺理成章地通过这些节日把人们的灵魂和肉体联系在了一起。在节日气氛中,新教徒更加具有集体感,国家给予他们时间,通过组织一系列活动,进而体会新教与天主教相比的正统性,最终,“反天主教”就被赋予了意识形态意义,逐渐形成了英国人的民族国家意识。最后,教授介绍了传统历史学家对天主教徒的看法,即其是边缘化的、不关心政治的、消极的群体,而最新的研究动态则强调天主教在政治上的活跃度和不同情况下的忠诚和服从,相关学术前沿也关注到天主教徒在新教国家的政治参与情况。关于此论题还有一些问题有待研究,如天主教徒如何对新教国家形成认同感等。

                                    (撰稿人:2012级世界史试验班  陈一凡)


  流量统计:
学校地址: 电话:027-68753807
2005-2009 本站所有信息归 武汉大学世界历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