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概况 学科建设 机构设置
关于我们
本科生教育 研究生教育 世界史精品课程
科研项目 科研成果 获奖情况
国际交流 学者来访
典籍导读 新书引介 推荐文章 学生习作
学术资源
下载专区
学术交流
国际交流
学者来访
国际交流
【学术报道】英国剑桥大学亚历山德拉•沃尔沙姆教授来我所讲学(二)
浏览次数:769    发布时间:2015-4-28 07:09

第四讲题为“偶像崇拜和破坏偶像主义:礼拜仪式和空间的改革”。在这讲中,沃尔沙姆教授首先回顾了偶像崇拜的相关理论,认为法律所禁止的异教神崇拜是精神和仪式上的犯罪,偶像崇拜带来的结果是神性的惩罚,因此西方基督教世界中破坏偶像主义的倾向是持续存在的。她强调罗马天主教对教育程度不高的普通信徒来说视觉化的教化更为直接,还分析了中世纪主教、天主教人文主义学者和罗拉德派、路德和加尔文等等对大众迷信的不同看法。接下来沃尔沙姆教授讨论了新教政府对破除偶像崇拜做出的巨大努力。从亨利八世到伊丽莎白一世打击迷信的力度逐渐增大,破坏偶像主义成为改革的重心。不过,破坏偶像主义的做法虽卓有成效但也有明显的局限,如通常是在局部、不连续的开展;出现狂热俗人的无秩序参与以及难以控制的袭击行为等,因此导致了新教徒内部分歧,如1560年代的法衣辩论,新教徒对偶像主义分外敏感;激进的独立派甚至将偶像崇拜上升至教堂本身。此外,沃尔沙姆教授将英国内战视作偶像破坏的一次战争。1630年劳德派“神圣复兴运动”给新教徒带来巨大的恐慌,因此1640年代的破坏偶像主义直接针对祭坛、公祷书、圣徒崇拜、圣像等天主教的符号象征。1643年的清教政府采纳一系列移除偶像崇拜的法令,自此引发了保皇党人对亵渎神灵的强烈不满。最后,教授总结了斯图亚特王朝复辟之后的偶像崇拜:这一时期劳德派在重建祭坛、恢复偶像崇拜方面有所建树,但持续不断的袭击偶像的行为使新教与天主教的紧张关系一触即发,与此同时新教徒担心詹姆士二世对天主教偶像崇拜的复辟。总的来说,偶像崇拜是宗教改革的关键因素,被称作“风暴之眼”;破除偶像崇拜的浪潮致使教会礼拜仪式发生转变,不仅体现在教堂装饰中更体现在野外景观的变革上;尽管破除偶像的趋势大体一致,但新教徒内部的不同观点引发了矛盾与争议,这也意味着圣像移除具有丰富的政治内涵。

在第五讲“历史与记忆:关于过往的争议”中,沃尔沙姆教授一开始便提出了几个疑问:为什么“过去”在16、17世纪的政教冲突中产生了重大争议?哪些历史时期产生了这些争议?历史与记忆为何成为重要的资源?为何如此多样化?针对这些问题,教授将此讲内容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剖析“过去”在宗教改革中的使用,认为历史写作早在中世纪就已被广泛使用,宗教矛盾刺激了历史研究。新教徒利用历史证明他们是对旧教传统的保存而非创立一种新教,将中世纪异端视作新教主义的先驱。宗教改革早期的新教殉难者逐渐出现在教堂圣像中,如约翰·福克斯的《殉难者书》对新教徒牺牲者的形象塑造;早期改革派也被塑造成自由与启蒙的代理人。此外,史学写作还将新教、天意观和爱国主义紧密糅合在一起。第二部分是关于天主教对“过去”的运用,这是天主教徒应对新教“中世纪殖民”手段的策略(即新教利用中世纪教会腐化的恶名打击天主教)。中世纪早期教会中的天主教徒如罗伯特·珀森斯对约翰·福克斯颇为反感,认为福克斯的书中充满了谎言。他强调圣彼得时期以来教会的传承性,要求人们复兴中世纪天主教的神话传说、庆祝中世纪天主教圣徒的纪念日。近代早期以来,历史学家们对宗教改革有新的解释,他们试图将有关宗教遗迹的集体记忆与天主教信徒联系起来,将天主教徒遭受迫害的记忆转变为天主教认知的重点环节,包括遗物、信件、巨石、牧师洞穴、殉难场所等引发的宗教共鸣。第三部分讨论了17世纪的历史与记忆。沃尔沙姆教授认为当时人对中世纪、宗教改革的态度在发生改变。在威廉·劳德的努力下中世纪教会不再是邪恶的代表,相反它们已然具有积极的特点。然而在内战和复辟时期,宗教改革被清教徒重塑为英国人经历的一场改革的神话,保皇党人则将改革描述为“大叛乱”。最后沃尔沙姆总结道:历史和记忆是重要的政治辩论工具;宗教改革在发现原始“过去”的过程中,重新发掘了中世纪的宝贵遗产;“过去”是天主教徒与新教徒政教博弈立足的背景和重要的武器。

沃尔沙姆教授的讲述以“抛出问题-进行解答”的形式展开,语速平缓,图文结合,同学们听得非常认真。在提问环节,大家就“宗教改革是否创造了一个新的宗教”、“如何从新文化史角度研究民众暴力对抗天主教却保留教堂精美玻璃”、“1689年《宽容法令》出现的原因及意义”和“英国当今天主教徒的信仰情况”等问题与教授做了进一步的探讨,教授亲切的解答和开阔的学术视野使大家受益匪浅。

                                     (撰稿人:2011级世界史试验班  黄嘉欣)

  流量统计:
学校地址: 电话:027-68753807
2005-2009 本站所有信息归 武汉大学世界历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