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概况 学科建设 机构设置
关于我们
本科生教育 研究生教育 世界史精品课程
科研项目 科研成果 获奖情况
国际交流 学者来访
典籍导读 新书引介 推荐文章 学生习作
学术资源
下载专区
学术交流
国际交流
学者来访
国际交流
【学术报道】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帕特里夏•塞恩教授来我所讲学
浏览次数:797    发布时间:2015-5-28 07:18

2015年5月15-22日,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帕特里夏·塞恩教授(Professor Patricia Thane)应邀为武汉大学历史学院世界史专业的师生作了题为“英国现代史专题”的系列讲座。讲座分为“现代社会的老龄化,危机还是机遇?”和“英国福利国家制度的发展(或衰落)”两个部分。

第一讲的主题为现代社会的老龄化问题。首先,教授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现代老龄社会的概况:现代社会人们寿命延长,老龄人口持续增长。通常情况下,他们被视为危机源,没有生产能力,是无望的负担,因此只能依赖国家和年轻一代提供的社会关怀和保险金。紧接着,教授将注意力集中于英国,从更长时段的历史视角分析现今形势。教授相信,这将有助于改变那些对于历时的改变广泛的、错误的假设。

接下来是对英国社会老龄化情况的具体分析。首先,教授为我们展示了英国近些年来的人口状况:在过去的十年,英国的老龄人口增速放缓,人口出生率也在近些年有所上升。相比于其它的欧洲国家,英国人口结构显得比较均衡。随后,教授有条不紊地为我们梳理了英国人口尤其是老龄人口增长的历史进程。教授认为,人口预测往往容易出错,必须十分谨慎。举个例子:虽然从1870年至1930年出生率达到前所未有的最低水平,但出乎意料的1930年至1970年,出生率却有所上升,出现了著名的“婴儿潮”。19世纪60年代晚期出生率的再次下降,让政府和公众做出出生率会持续处于低水平的预测,但21世纪英国的出生率却又戏剧性地开始上升。最终,从总体可以看出:英国人口在不断老化,但速度没有预期快。年轻人口的增长比预期乐观,因此英国的老龄人口比例稳定在20%。

教授对英国的老龄人口作进一步的深入调查,其分析表明:英国人的健康寿命预期在不断增长。2006年男性预期寿命达到了78岁,女性是80岁,该预期自2006年又有了更大的增长。现今有很多六七十岁,甚至更大年纪的老人还保持着健康和活力的状态。

但需要指出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在晚年保持健康状态,很多老人年老脆弱,需要医疗救助。尽管如此,塞恩教授指出,这一医疗“负担”的说法被夸大了。一方面,公众所做的比较都是相对于过去,随着年轻人更加健康,一生中的医疗花费被集中于晚年;另一方面,由于科技和医药材料更加昂贵,人们倾向于指责老龄人口在不断增长的医疗费用上的责任。但事实上,因人口老龄化每年政府所花费的健康服务支出只增长了1.5%,这也表明,由于对老龄人口的歧视,其健康护理费用并没有想象中的多。

另外,从老人受到的家庭关怀的角度,有人认为,老龄化支出之所以使政府背上沉重的负担,是因为家人没有尽责。过去的家庭关心老人,但在现代化社会中,他们却被一心想要过自私而匆忙生活的家人们所忽视。不过塞恩教授指出,过去许多家庭没有孩子。即使家庭里有孩子,也是在非常困窘的情况下,加上移民和不断的迁徙,代际之间联系并不紧密,最终后代能为家庭提供的支持十分有限。反观现代,老人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年轻后代,而且代际联系紧密。并且,有证据表明英国家庭确实关心老人的健康,比以前任何时期都更要投入更多的关心。但教授也指出,对十分脆弱的老人,家人能提供的支持其实也十分有限。事实就是,老人经常被忽略,最后独居。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老人所需要的帮助,家庭有时确实难以应对;另一方面,相比于过去,更多老人更有能力独居生活,他们不愿依赖家人,这也是英国一项长期的传统。

此外,老人的工作和退休情况也经历了重要的演变。塞恩教授认为,老人们并非是负担,许多六七十岁的老人在晚年仍为经济和社会做出了积极贡献,而这往往被人们所低估。二战后,英国与欧洲其他各国一样采取了固定年龄退休制,一般是60或65岁左右。在1990年代,由于年轻劳动力的短缺和出生率的下降,人们要求提高退休年龄,雇主也更愿意雇佣年老的工人。通常人们认为,老人的工作效率低,无法学习接受新的技能。但证据表明,自1930以来,在提供培训的条件下,老人也能在晚年学习新的技能。因此,老人通过有偿劳动和税收为英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越来越大的贡献。

最后,老人还为整个社会提供了许多志愿服务。那些重要的却往往被忽视的,是他们对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无偿贡献。举例来说,2008年的数据表明:一家名为国际志愿服务(Voluntary Services Overseas)的国际非盈利机构中,有28%的志愿者是50岁以上的老年人。与此同时,老人还非正式地为亲友和邻居提供者志愿帮助,并尽力减轻后代的经济负担,比如帮助照顾孙辈,甚至主动掏钱为孩子买房。

在结论部分,塞恩教授总结到,老人并不完全是负担,也没有像传统认为的那样拖了经济发展的后腿,相反,在这一年龄段,他们完全能自己支付生活费用,维持“黄金时段”的晚年生活。

第二讲的主题为英国的福利国家制度。首先,塞恩教授为我们讲述了福利国家制度的起源。福利国家(welfare state)最早源自德国。1880年,俾斯麦首次推行国家保险。1945年,福利国家制度才在英国普遍出现。教授为我们分析了福利国家制度出现的原因:对日益增长的贫困的担忧,对政治反抗的害怕,对女权运动中母亲和孩子的福利的重视,对工人提供良好的社会支持的需要,还有对军人身体健康的关注和国防需要等等。

福利国家在20世纪得以扩展,经历了多个阶段:1906年提供学校免费餐、学生享受免费医疗检查,1908年推行老年保险金,1911年国民健康保险使人们病有所医,失业保险帮助解决就业困难。一战后,军人的大量死亡,对革命的担忧,失业的增长,还有对社会福利日益增长的需求,共同促进了福利的相应增长。国家更多关爱儿童,为工人提供好的住宿,教育条件更加完善等等。其中工党发挥了重要作用,保守党也不遗余力希望让国民满意。特别是在二战期间,福利国家制度大有改观。由温斯顿·丘吉尔领导的保守党与工党联盟,制定了1942年报告,提议建立一个全民的保险福利体系,包括年老、事业、疾病、残疾和寡居等等。战后的1945至1951年,福利国家继续扩展,致力于提升工人的生活水平,为母亲提供更好的福利,尤其对穷人增加投入。然而,这些福利帮助还相当不够。1951年至1964年的保守党延续了这一福利国家制度,也建立了部分工人住房,维持着健康、教育和社会保险体系。1964年至1970年以及1974年至1979年,工党回归,开始致力于建立最好的福利国家制度,缩小贫富差距,但还是存在大量贫穷人口,更高的离婚率以及更多的单亲母亲。1979年新上台的保守党站在了福利国家制度的反面,撒切尔首相全面削减国家在福利制度上的花费,鼓励私人提供保险、健康、教育、住房等费用,结果这一举措失败。社会贫富差距增大,失业增多,首相也在1990年被迫下台。教授指出,1970年代福利国家制度达到高峰,自1980年,在自由市场经济危机下,世界各国普遍缩减福利支出,英国的福利支出也开始下降。工党在1997年至2010年重归掌权,试图修复保守党政策给福利国家制度带来的损害。自2010年开始,尽管失业率居高不下,由保守党领头的联合政府却以财务危机为由严重削减公共福利,寄希望于尽可能的私有化。因为当时有争论指出,无条件地依赖他人在道德上就应受到指责,私有化相比于提供公共福利会更有效率。但当下英国的现实情况却很糟糕,尤其对于女性,出现了更多的失业,更多的单亲妈妈,以及更高的抚养费等。

福利一词,虽然在美国一直被消极对待,但在英国传统中却一直被大众赋予积极意义。也正因为这样,福利一旦被削减,随之而来的,是公众的不满和不愉快,以及更糟糕的贫困生活。成千上万的人食不果腹,依赖于食物银行(food bank)的免费食物。大量的志愿服务机构竭尽所能,但其资源却十分有限。另外,住房、教育和医疗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由于住房费用高昂,人们陆续迁出大城市;教育费用数额庞大,孩子们迫不得已选择更便宜的教育;医疗条件恶化,社会出现更多的对于医疗条件及治疗等待时间过长的抱怨。

教授还特别提到,就在政府因削减福利备受公众指责的同时,政府的移民政策也招致了民众众多的批评。英国民众认为,当局的移民政策会抢夺国民的就业机会,让移民占用社会服务和资源。但教授指出,没有明显证据表明英国服务水平因此低于其它欧洲国家,相反,证据表明移民对于英国经济增长和税收做出了重要贡献。

结论部分,教授总结到:直至今日,福利国家制度虽然并没有就此消失,但却处于自193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因而,对英国民众来说,当下是十分困难的时期。讲座的最后,塞恩教授还认真听取了同学们的问题和发言,就推迟退休年龄还有失业率上升等问题进行讨论交流,亲切的传道解惑使同学们受益匪浅。

                                     (撰稿人:2012级世界史试验班  叶杉杉)

  流量统计:
学校地址: 电话:027-68753807
2005-2009 本站所有信息归 武汉大学世界历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