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概况 学科建设 机构设置
关于我们
本科生教育 研究生教育 世界史精品课程
科研项目 科研成果 获奖情况
国际交流 学者来访
典籍导读 新书引介 推荐文章 学生习作
学术资源
下载专区
学术交流
国际交流
学者来访
国际交流
【学术报道】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阿瑟•伯恩斯教授来我所讲学(二)
浏览次数:827    发布时间:2015-5-12 14:06

 

第四讲的主题是“妇女如何参与到近代英国的政治中”。传统观点认为,英国妇女的政治权利是在一、二战的过程中逐渐构建起来,战争是催生英国妇女政治意识和权利的主要因素。然而,在伯恩斯教授的讲座中,他将构建妇女政治权利的时间段提前至19世纪的英国。19世纪贵族妇女在政治家庭中的纽带作用,让她们得以在当时的政治生活中发挥核心作用。政党的力量在19世纪的英国尚属边缘,贵族仍旧掌控国家政治的核心力量。这也就表明国家重大事务的决策往往是在大家族的聚会中完成,而贵族家庭之间友谊以及亲密关系的建立和维系,贵族妇女所起的作用不容忽视。贵族妇女掌管着家庭事务,自然也负责聚会的筹办。聚会,是贵族维系上层社会交际往来的重要途径,而这也为贵族妇女接触政治事务以及参与政治事务打开了方便之门。为了进一步说明贵族家庭政治联盟的现象,伯恩斯教授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名贵珠宝在贵族之间的流转,本身就讲述了一个通过婚姻在贵族间结成政治联盟的故事。

此外,中上层阶级妇女以道德或宗教为名的社会活动,也为她们参与地方或国家的政治事务提供便利的机会。妇女是传统慈善事业的主要参与者,她们为募集善款奔波劳走,其实也就是变相地在为她们的政治理念和政治目标做宣传。同时,妇女对家庭开支的掌控,让她们成为某些政治阵营拉拢的对象,尤其是那些包含消费者抵制购买运动的政治活动。例如在18世纪的英国,妇女往往是群众政治的积极参与者,她们经常参与地方性的事务,在面包价格的问题上,她们通常是消费者抵制购买运动的主力军。19世纪的英国,无论是贵族妇女,抑或是中上层阶级的妇女,都彰显了受过良好教育的妇女的政治能力和强烈的参政意识。而这些都为之后妇女争取选票,争取完整公民权打下了基础。此外,伯恩斯教授提到,英国国内政治思潮的转变也是妇女参政的重要因素。19世纪的英国逐渐诞生了福利国家的政治意识,对公民教育以及公民福利的关注,让妇女们得以一展身手。英国的慈善事业常常是由妇女主持并组织的,而孩童教育以及福利救济在此之前是慈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妇女在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和能力让她们成为新的政治事务的领军人物。藉此,妇女得以在地方政府和议会中享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力,这也是她们通往参政道路的重要途径。

第五讲题为“对近代英国宗教衰落的再思考”。在论述19世纪英国宗教衰落的传统观点时,伯恩斯教授对此的评论以及提出的观点更新了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题目中“再思考”的价值和意义在他的演讲中了然若揭。伯恩斯教授将英国宗教衰落的时间推后,他认为至少在19世纪,英国的宗教并未面临真正的衰落,相反宗教呈上升发展的趋势。同时,他还挑战了经典的社会学模型,认为19世纪世俗化的推进与工业化之间并未存在过多的联系,而是一系列综合因素引发了世俗化进程。

伯恩斯教授指出,1780年至1850年间,英国教堂的扩建速度同人口的增长速度相当,甚至之后有超越其的势头。过多的教堂已经超过了人们的需求,同时维持教堂正常运转开支的需求也使得教堂之间出现相互竞争的趋势,这些都造成了一种假象——不足的出席率似乎标志着宗教的衰落。但实际上,出席教会活动的人数较之过往是有所提升的。“教会慈善事业被世俗团体所取代”也是宗教看似衰落的一个因素。当时,教会若想继续发挥其在民众日常生活的影响力,它必须积极地融入到公众的生活中,慈善事业是一个相当有力的突破口。然而在解决贫困的问题上,教会失败了,新成立的世俗团体却取得了相对的成功。教会曾经掌控的一些慈善事业,例如夜校等,在19世纪则由世俗的国家机构(如市镇委员会)所管控。然而,我们必须注意到一点,这并不意味着“宗教”从慈善事业中退场。它只是从机构化的组织转到有信仰的个体上。当时仍有不少信众参与到慈善事业中,这是他们建立身份认同的一个重要途径——一个独特的方式证明自己是英国人。这些社会活动同时还将他们引向进步的政治方向,这在不从国教者当中尤为突出。此外,人们“信教却无需隶属于教会”的观点的转变,给人以宗教衰落的直观感。然而,这种思潮的涌现,破坏的仅仅是制度化的宗教,而非基督教的信仰本身。那个时代的人们仍旧需要基督教信仰作为其生活的道德构架。

伯恩斯教授在讲座中还展现了多方证据以表明宗教在19世纪英国人的政治生活中无可取代的地位。其中,宗教情感在政治斗争中一直扮演着无可替代的重要角色。不从国教者的“解放社团”,其成立的目的是为了消除英国国教对政治的影响,但其实质上从某些方面已相当于现代化的选举政党。宗教因素在社会政策的制定中同样具有重要影响。当时的一种新观点认为,耶稣的道成肉身表明了一种承诺——身体力行地实践社会工作。这就要求国家必须亲自解决社会问题,而不是将它们留给慈善事业。不从国教者尤为积极关注和参与社会事务,例如他们要求国家采取行动禁止饮酒、赌博和白人奴隶贸易。此外,教会在国家身份中的象征意义也是宗教能继续维持其影响力的一个重要原因。教会的象征意义常同王室相联系,例如王室成员的婚礼需经由大主教主持,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举行。教堂通常也是知名政治领袖,如威灵顿、丘吉尔等人的墓地所在。

为期一个星期的系列讲座,伯恩斯教授从多个方面和角度生动地展现了19世纪英国政治和宗教生活的转变。他讲述的内容之详细和深刻,令许多在场的同学受益匪浅。提问时间里同学们也踊跃发言,积极同伯恩斯教授讨论互动,使同学们更加领略了伯恩斯教授的学术魅力。

                               (撰稿人:2013级硕士研究生  周川又)

  流量统计:
学校地址: 电话:027-68753807
2005-2009 本站所有信息归 武汉大学世界历史研究所